4989号白细胞老婆

主更花拟(●'◡'●)ノ❤

@《风月集》,我方水晶。

不可以过度借鉴设定(・ิϖ・ิ)っ

英厨

希望在LOFTER里建立后宫(当我没说)

云养猫

         以后要是养猫的话,就叫它解哼唧好了!

         沉迷取名……然而我连只猫都没有!!猫毛都没摸过啊啊啊啊啊!!!!气死辽!

【秀业】会长实力撩天

☆会长Siri设定
☆一入秀业深似海  @超高校级的幸运 这位太太的粮怎么会这么好吃!

         赤羽业突然觉得有些难过。他打开了手机,难得的不想说话。

        “Hi,我是浅野学秀。”啊,是Siri。

        “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并没有,闭嘴吧。

        “如果您不说话,我就要走了。”赶紧走吧别废话了,就这样吧,就我一个人也挺好的。

        “那我走了。”赤羽业心想这什么破Siri怎么这么烦啊,如果可以的话回去一定要换一个。

        接下来果然没有再回话。

        呐,果然我这种人还是孤身一人比较好,没有人愿意接受我的吧。

          “叮——”

          “您好,我是浅野学秀,我又回来了。”

          赤羽业微微诧异“你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除了你这里,我不知道还能去哪。”

【细胞x你】我真是丧心病狂系列

白细胞      

       “白细胞先生,呐,每次都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他煞白的脸上仍是面无表情,挠挠头说:“不,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还有——不客气。”

树突状细胞

        没有听见你的声音,他以为你睡着了,看着你在被子外面的半边肩膀,他宠溺一笑。

         “小傻瓜,被子也不盖好。”

          说着,就把被子盖过了你的头顶。(唉唉唉)

T细胞

       “T细胞,陪我打游戏吧!”

       “不可能。”

       “唉?为什么啊。”

       “我说……”,他惊悚地露出八颗牙齿,你顿时看呆了。

       “你以为我是靠什么单身到现在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嗜碱性粒细胞(中二细胞)
  
      “嗜碱性粒细胞,那个……”

       “ 奥卡洛斯之门即将打开,无可避免的神圣光辉将照耀在这片神之土地,光荣的战士啊,请听从我的号令……”

         你:“嗯????”

【米英】他和他

       亚瑟坐在椅子上,带着黑框眼镜,看着一本包装精美的硬皮书。阿尔坐在他旁边激烈的打着电脑游戏。
      这时西方第一道霞光从山头照下,照在他们身上,平添了几分岁月静好。

【男神x你(花拟人)】帅气时刻biu!〔四朵奇葩〕下

        〔彼岸花〕

         她在桃花树旁坐下,轻抚微湿的土地,说起了从前。

         那一日都城下,她立马横枪的秀丽模样,当之无愧的一笑倾人城。
  
   谁敢道一句女子再无巾帼?
  
   年仅十八的公主抬手就摘了金钗珠冠,脱了华衣就是一身戎装。
  
  老眼昏花的主将愣是没在一堆浑身是血的大老爷们里找着这位追上来的公主殿下。眯着眼在人群里找了大半天,一回头却瞧见那位桀骜丹心的公主正坐在城头扛着猎猎王旗。
  
      城墙之上,少女满身满脸的鲜血。
  
      那时她想着,生活不只是风花雪月,还有远方和梦想。
-------------------------------
         失踪人口回归Σ>―(〃°ω°〃)♡→
        
         我我我我对不起了大家!真的真的说想象不到栀子和罂粟帅气的样子……以他俩的心理年龄与状态来说,可能暂时不适合耍帅呢(喂)(*ˇωˇ*人)

         大概以后会码一个罂粟解开心结的片段。

【男神x你(花拟人)】帅气时刻biu!〔全员六朵奇葩〕上

         〔牡丹〕

       无数红冠雪羽的巨大白鹤自远天朝着青崖振翅飞来,盘桓在红衣少年头顶久久不去。他站在青崖边,两袖艳丽山风自成风流气韵。

       他忽然轻轻招了下手。一只巨大的红顶白鹤缓缓收了羽翼,栖在他脚边。

       纤细长足,羽白如雪,灵气逼人。

       他一脚踏了上去。

       千百白鹤齐飞,苍苍雪色朝着山崖之下俯冲而去,一瞬间穿过翻腾云海,宛如千万仙人纷纷过天门。

       红衣少年立在最前面的白鹤之上,一身红衣却沾染不上一丝红尘俗气。

        唯有牡丹真国色。

         〔狗尾草〕  

        他看着一拥而上的诸人,眸子骤然璀璨起来,眼中慵懒散漫一扫而空,风吹起他猎猎黑衣,枪色如雪。猖狂了一辈子的浪荡子拿出在赌坊的气势,横枪而立。缓缓握紧了手中长枪,他闭了一瞬眼。

         “来吧。”

        再睁开,瞳孔猛地绽出瑰丽光芒,他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眉眼三千醉,气压千里。

        蓝衣的少年敛了狂狷,神色从容往前踏了一步,手往轻轻前一送,枪走游龙,惊起千军破阵第一声!

         〔莲〕

         少年倚着墙微微低着头,夏日绿树光影斜织,淡淡的音乐落在他脸上,书生意气简单长衫。

        他如墨发带随风轻扬,往那一站就是蓝田暖玉,君子模样。

        透过破碎的门窗他看见殿外葱茏的草木、初夏的阳光。深山隔绝了人世,岁月安稳,似乎弹指又是一十七年。

        执笔狠狠一蘸墨。那样子真是潇然从容到了极致,执笔点江山,挥毫成气象。少年负手执青玉长笛,笔下猩红薄衫,点画而成千万山水。

       

     

【男神x你(花拟人)】借钱〔狗尾草〕

        他闯进来时,你正蹲在小厨房帮别人熬药。

         “心肝儿?可算见到你了?这些天你上哪儿去了?”

         鉴于最大最繁华的两家赌坊都在你家附近,他最近往你家里跑得很勤。

        他穿着件简单样式的蓝衣,除腰带外浑身没有多余的装饰,衬着那张小白脸愈发白净俊秀。往那一站,长身玉立的确是俊俏的好模样。但是你现在被火熏得脑子沉得厉害,本来就谁都不想待见,更别说那人是他了。

         “心肝儿,借我点银子如何?”他嘿嘿一笑,一副全然不懂脸面为何物的天真样子。

        你冷笑一声,“没钱。”你说着话啪一声折断了手中的一片书简。这个败家小白脸,竟然偷偷倒卖你家的器物换钱去快活!

         “心肝儿你美似桃花,怎会没钱?凭咱们这关系,大方点嘛。”他转了下眼睛,“不然,等我有钱立马就还上,你觉得如何?”

         “你借钱做什么?”

         他眼睛一亮,脸上瞬间荡漾了起来,“赌坊里新来了个小子,啧,那手艺那技术。前两天我亲自向他发出挑战……”他说到这儿摸了下鼻子,面含羞涩地瞄了眼你,“结果等我下了桌,一摸兜,我吓得回神了,它竟只是个兜。”

         你听完这段热血的复仇故事,觉得头更昏了,迷糊得你完全不想张口说话。讲真,你要是这败家子他爸,非得手刃了这孽畜不可。

        “心肝儿?”他笑得一脸春光烂漫,那叫一个欲语还休,那叫一个暗送秋波。

        “哦。”你转回头,往火里又添了卷书简,继续面无表情地煮药。

——————————————————————

我又短小了(´°̥̥̥̥̥̥̥̥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