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9号白细胞老婆

主更花拟(●'◡'●)ノ❤

@《风月集》,我方水晶。

不可以过度借鉴设定(・ิϖ・ิ)っ

英厨

希望在LOFTER里建立后宫(当我没说)

【花拟人】告别〔牡丹〕

  ①仿林清玄先生《马蹄兰的告别》     

  ②牡丹死亡,回忆叙事


        你在乡下度假,和几朵可爱的小蒲公英在山上放风筝,初春的东风吹得太猛,系在强韧钓鱼线上的风筝突然挣断了它的束缚,往更远的西边的山头飞去,它一直往高处往远处飞,飞离了你们痴望的视线。


        那时已是黄昏,天边有多彩的云霞,那一只有各种色彩的蝴蝶风筝,在你们渺茫的视线里,恍愧飞进了彩霞之中。


        “姐姐,那只风筝会飞到哪里呢?”他们问你。


        “我不知道,你们以为它会飞到哪里?”


        “我想它是飞到大海里了,因为大海最远。”一朵绒绒的小蒲公英说。


         “不是,它一定飞到一朵最大的花里了,因为它是一只蝴蝶嘛!”另一朵说。


         “不是不是,它会飞到太空,然后在无始无终的太空里,永不消失,永不坠落。”最后一朵说。


        然后你们就坐在山头上想着那只风筝,直到夕阳都落到群山的怀抱,你才踏着山路,沿着愈来愈暗的小径,回到你临时的住处。你打开起居室的灯,照常地给娇嫩的牡丹浇水,自顾自说了一会今天遇见的几朵蒲公英,跌坐在宽大的座椅上出神。


        落地窗外已经几乎全黑了,只能模糊的看到远方迷离的山头。


         那一只你刚刚放着飞走的风筝,以及小蒲公英们讨论风筝去处的言语像小灯一样,在你的心头一闪一闪,它是飞到大海里了,因为大海最远;它一定飞到最大的一朵花里了,因为它是一只蝴蝶嘛;或者它会飞到太空里,永不消失,永不坠落。


        于是你把牡丹小心的摆放好,轻轻嗅着将散未散的香气。


        少年活的灿烂,他的消失却采取了沉默的方式。他事先一点也没有消失的预象,就在夜里满足读着一册书,扭熄了床头的小灯,照常地与你说上几句闲话,就再也不醒了。


        因为他是那样的沉默,更让你感觉到他在春天里离去的忧伤。


        你想,你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他。那个红衣的少年,温暖的像一轮烈日,却早早滚落山脚。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应此时此景,橘子黄的光晕还余韵犹存地照在你的脸上,几年过去了,你到处散心度假,笑笑闹闹,看不出一点难过的痕迹,也从来没有哭过。


        但此时突如其来的想念却让你趴着桌上无法自控地哭了出声。


        用手简单抹抹眼泪,呼一口气,你推开窗,看见一只蝴蝶风筝飞到你的窗前。你伸出一只手去抓风筝的线。


        哭的眼睛发痛,你揉揉眼角,用力闭上眼,刺眼的光使你缓慢地睁开眼,在夕阳的光线中,你不可置信地看见一个少年,手不自觉地放开风筝线。痴痴地看他一身红衣,他红了脸,漂亮惊艳。


        “只告诉你一个人,我的小名……叫敏敏。”

       

        一阵风吹过,风筝和少年一起消失不见。


云养猫

         以后要是养猫的话,就叫它解哼唧好了!

         沉迷取名……然而我连只猫都没有!!猫毛都没摸过啊啊啊啊啊!!!!气死辽!

【秀业】会长实力撩天

☆会长Siri设定
☆一入秀业深似海  @超高校级的幸运 这位太太的粮怎么会这么好吃!

         赤羽业突然觉得有些难过。他打开了手机,难得的不想说话。

        “Hi,我是浅野学秀。”啊,是Siri。

        “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并没有,闭嘴吧。

        “如果您不说话,我就要走了。”赶紧走吧别废话了,就这样吧,就我一个人也挺好的。

        “那我走了。”赤羽业心想这什么破Siri怎么这么烦啊,如果可以的话回去一定要换一个。

        接下来果然没有再回话。

        呐,果然我这种人还是孤身一人比较好,没有人愿意接受我的吧。

          “叮——”

          “您好,我是浅野学秀,我又回来了。”

          赤羽业微微诧异“你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除了你这里,我不知道还能去哪。”

【细胞x你】我真是丧心病狂系列

白细胞      

       “白细胞先生,呐,每次都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他煞白的脸上仍是面无表情,挠挠头说:“不,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还有——不客气。”

树突状细胞

        没有听见你的声音,他以为你睡着了,看着你在被子外面的半边肩膀,他宠溺一笑。

         “小傻瓜,被子也不盖好。”

          说着,就把被子盖过了你的头顶。(唉唉唉)

T细胞

       “T细胞,陪我打游戏吧!”

       “不可能。”

       “唉?为什么啊。”

       “我说……”,他惊悚地露出八颗牙齿,你顿时看呆了。

       “你以为我是靠什么单身到现在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嗜碱性粒细胞(中二细胞)
  
      “嗜碱性粒细胞,那个……”

       “ 奥卡洛斯之门即将打开,无可避免的神圣光辉将照耀在这片神之土地,光荣的战士啊,请听从我的号令……”

         你:“嗯????”

【米英】他和他

       亚瑟坐在椅子上,带着黑框眼镜,看着一本包装精美的硬皮书。阿尔坐在他旁边激烈的打着电脑游戏。
      这时西方第一道霞光从山头照下,照在他们身上,平添了几分岁月静好。

【男神x你(花拟人)】帅气时刻biu!〔四朵奇葩〕下

        〔彼岸花〕

         她在桃花树旁坐下,轻抚微湿的土地,说起了从前。

         那一日都城下,她立马横枪的秀丽模样,当之无愧的一笑倾人城。
  
   谁敢道一句女子再无巾帼?
  
   年仅十八的公主抬手就摘了金钗珠冠,脱了华衣就是一身戎装。
  
  老眼昏花的主将愣是没在一堆浑身是血的大老爷们里找着这位追上来的公主殿下。眯着眼在人群里找了大半天,一回头却瞧见那位桀骜丹心的公主正坐在城头扛着猎猎王旗。
  
      城墙之上,少女满身满脸的鲜血。
  
      那时她想着,生活不只是风花雪月,还有远方和梦想。
-------------------------------
         失踪人口回归Σ>―(〃°ω°〃)♡→
        
         我我我我对不起了大家!真的真的说想象不到栀子和罂粟帅气的样子……以他俩的心理年龄与状态来说,可能暂时不适合耍帅呢(喂)(*ˇωˇ*人)

         大概以后会码一个罂粟解开心结的片段。